土龙利道门户网站 > 教育 > 1年10所高校,揭开高校投资的冰山一角
1年10所高校,揭开高校投资的冰山一角
2019-11-13 07:38:12
阅读:1478

希望教育在2018年8月上市时,以“第二大私立高等教育集团”的光环吸引了市场的大量关注。招股说明书显示,希望教育上市后将运营8所高等教育机构,包括3所独立学院和5所专业学院,横跨四川、贵州和山西三省。

提到希望教育,必须提到四川新津、刘氏四兄弟包括刘永言、刘永兴、刘咏梅和刘永好。从育新种子农场开始,它在各个领域不断成长,逐渐成为当时最大的生产企业希望集团。1995年,四兄弟正式分手,分别成立了大陆希望、东方希望、西部希望和新希望。

其中,华西村希望被陈雨欣和他的妻子控制,陈雨欣小时候就是刘咏梅。然而,华西希望是希望教育的主要股东之一,四川特殊驱动,持有55%,也就是说,华西希望间接持有希望教育的23.23%。

希望教育的另一大股东是成都五月花,持有其约40.58%的股份,而成都五月花实际上由王吴辉控制,持有其95.96%的股份。王吴辉是五月花计算机专业学校和五月花专业学院的创始人。20世纪90年代,他通过联盟模式继续扩张,成为当时四川最大的it培训机构。2007年,华西希望吸收五月花的相关学校,四川希望成立教育产业公司,王会悟是总裁。上市时,王吴辉兼任希望教育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和总裁三个职位。

然而,随着2018年上市,人们希望教育规模不再只是最初的五月花。希望教育将包括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贵州财经大学商学院和山西医科大学希望教育,通过晋祠学院三所独立学院、私立四川天一学院五所专科学院、四川希望汽车职业学院、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贵州应用技术职业学院、四川顶尖信息技术职业学院和四川希望汽车技师学院一所技术学院进行。依托上述九所学校,希望教育将于2017年12月31日成为全国第二大私立高等教育集团,市场份额为1.1%。

值得一提的是,九所学校中,贵州财经大学商学院、山西医科大学晋祠学院、私立四川天一学院和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都是希望通过收购获得经营权的学校,占希望教育运营收入的40%以上。

通过收购进行的扩张也导致了财务成本的增加。2015年至2017年间,融资成本基本徘徊在1亿左右,占营业收入的10%-20%,成为对税前利润影响最大的支出。与融资成本相比,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似乎不太重要。

希望教育(Hope Education)招股说明书明确指出,上市筹集的资金中,40%将用于购买高等教育或为收购的学校建设新校区,30%将用于建设新教学楼,20%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其他贷款,10%将用于补充营运资金。显然,通过收购实现快速扩张仍然是希望教育未来发展的主要途径之一。

人们希望教育也能做到这一点。自2018年上市以来,希望教育频繁推出,在重庆、甘肃和四川的总投资超过55亿元。其中,单笔投资超过10亿元的有3起。8月29日,我希望教育能以5.5亿元的价格收购银川的一系列教育机构。

如果投资能够顺利实现,除了教育公开后预计会筹集30.59亿港元外,还必须不断确保学校的招生能力。《希望教育2019》报道的数据显示,其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约为26.13亿元。在合理规划的条件下,有望实现教育学院和大学领域的扩张。然而,如果扩展能够顺利实施,希望受教育的学生人数将接近15万,大约是目前希望受教育的学生人数的两倍。

从管理结果来看,当前希望教育的拓展方法可以说是有效的,进一步分析希望教育目标的选择可能会有更多的启示。

从全国各省市的常住人口来看,希望教育的布局已经开始走在前列。2018年,目前希望接受教育的九个省份的总常住人口约为4.44亿,占全国总常住人口的31.79%。除宁夏外,其他省份的常住人口在过去10年里保持了以2000万人为基础的增长趋势。其中,宁夏、重庆、山西的常住人口从2009年到2018年增长了8%以上,河南、四川、贵州的常住人口从2018年的最低点增长了2.3%以上。

进一步分析表明,希望教育的投资逻辑似乎是可追溯的。通过计算居民人口的净增长水平,可以看出江西、河南、四川、贵州和甘肃的居民人口在过去十年都呈现出增长趋势。其中,河南、四川、贵州的增长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原期,居民人口净增长基本保持在0.1%左右,而江西、甘肃、重庆有波动增长的趋势,需要进一步稳定。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19年全国高校名单,9个省的资源相对集中。江苏、江西、河南和四川的民办高校数量在30所以上,占全国30个省份总数的28.57%。

宁夏的四所民办高校中,有一所希望获得不到5.5亿元的教育。目前,甘肃省只有7所私立大学。根据希望教育与白银政府签署的协议,希望教育新建的甘肃学校占地53.33万平方米的教育用地和20万平方米的二级住宅用地,主要方向是培养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希望两次搬迁后,教育将在西北各省占据强大的区域优势。

作为香港股票教育的主要参与者,自建和收购基本上是私立高等教育集团扩张的主要动力。自2016年《新民主主义促进法》明确界定民办高校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管理方向以来,2017年上市教育企业开始频繁外迁,涉及山东、广东、河北、湖南、湖北等省市。其中,山东、广东、湖北和云南被投票超过两次。

通过对四个省市的分析,不难发现希望教育的投资逻辑似乎仍然有效。除云南外,四省常住人口超过5000万,省市民办高等教育机构数量超过40所。山东和湖北居民人口净增长保持在一定的稳定范围内。广东在不久的将来呈现出增长趋势,而云南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下降后也开始增长。

总体而言,区域人口的稳定性和民办大学资源的数量是高等教育集团在选择收购目标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尽管这两个因素不一定是决定性因素,但一个好的目标区域应该是为常住人口留出想象的空间。就大学资源而言,更多的区域教育集团可以进一步优化和整合,而较少的区域可以考虑占据区域教育优势,同时通过自建或扩建增加学生规模。

自我建构和获得永远只是手段。当我们谈论扩张时,我们所关心的可能是广受欢迎的扩张。

重庆彩票网 手机买彩票 吉林11选5 网易彩票网 极速飞艇app

上一篇:偶尔舒适地撒个野 吉利星越350T两驱版 谈性能也谈舒适
下一篇:一个东北老工业区变身记